李有權校長事略

 

親諱有權,字執中,民國九年七月三日生,祖籍山東省蓬萊縣。幼時啟蒙於自家私塾-「至軒」,奠定其為學做人基礎。先外祖父志在四方,捨世代耕讀祖業,遠赴東北,發跡於瀋陽市,深獲先外曾祖父(魯棣琴,九一八事變前曾任瀋陽市商務會長)之賞識而欽點為乘龍快婿。先外祖母出身名門,溫恭淑慎,飽讀詩書,相夫教子,持家有道。由於家學淵源,受先外曾祖父之影響,熟悉商務,成為先外祖父得力之幫手。二人鶼鰈情深,志同道合,喜愛收藏古玩文物,尤鍾情書畫,母親對國畫藝術之喜好,實淵源有自。
先外祖父經商於瀋陽,母親隨之入學東門堣k師附小。因其自幼聰慧,有感於低年級之課程太淺,乃越級就讀三年級。民國二十年,正當先外祖父事業如日中天,「九一八事變」一夕變天,迫使先外祖父對日龐大之投資毀於一旦,先外祖母考量當時之政商背景,及先外祖父一向亮潔之情操,勢必不屈辱在日本軍閥殘暴不仁之鐵蹄下。益以先外祖母之堅持,故忍痛倉促關閉了東方、永業及交通三處有關汽車及材料、石油等代理公司,僅保存天津的東茂(批發綢緞)、洮湳府的東興昌(綢緞布匹兼日用百貨)兩處商行,及位於日租界之花園洋樓,匆匆舉家避居故里,母親學業也因之而中輟。

母親聰穎過人,肄業故鄉縣立二小,即以同等學力考入縣內知名之基督教會私立文會中學。日本軍閥霸佔東北,進逼華北,並垂涎華中,社會動亂,盜匪猖獗,先外祖父遂舉家遷移煙台,定跡於風景優美,環境清幽,治安良好,且多外國人聚居之玉皇頂山頂社區。民國二十七年,畢業於崇德女中,隨雙親至天津,考取天主教會私立聖功女中,高一住宿英租界天主教會修道院附設之聖功學生宿舍,課業及生活均由修女照顧指導。先外祖父並安排東茂商行屈功成總管就近照顧。翌年,東北局勢稍趨穩定,先外祖父北返處理各公司之善後,並新成立復興百貨公司等事宜。先外祖父為母親升學深造之長遠計,連絡就讀輔仁大學男附中之表兄司兆鵬(即先父),協助母親轉學輔仁大學女附中就讀,復以學業成績優異,獲保送輔仁大學經濟系。七七事變後,日本軍閥大肆搜捕,恣意屠殺,先外祖父母顧念母親之安危,以母親與先父雙方家庭為至親(表舅婆的娘家)、至交(先外曾祖與先曾祖),且又門當戶對(詩書門第),為不使學業中斷,先外祖父母商得母親和先父之同意,前來北平,在輔仁大學內的天主教堂,為其完婚,由德籍宋德剛神父福證,時維民國三十二年冬。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日寇投降,十月二十五日,台灣光復,正式設省,百廢待興,需才孔急,尤以從事樹人之教師,更見貴尚。臺灣省教育廳至北平各大學院校徵聘推選優秀畢業生,先父為輔仁大學文學院院長沈兼士教授之得意門生,於其力薦下,並商得外祖父母之同意,舉家乘客輪渡海來臺,於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抵達基隆港,擇居新莊,任職教育廳國語推行委員,負責北部地區國語之推行。時值省府草創,薪水連月未得支領,全賴帶來之積蓄以維生計,嗣又爆發「二二八事件」,兵民互相廝殺,愈演愈烈,遍地紛亂不已,幸賴當地善心人士之協助而逃過此劫,身體雖未受到傷害,但鑲嵌有雙親玉照之懷錶、結婚照片,及一些有紀念性之飾物和照片,全數皆毀,母親幾番與先父研商返回大陸。旋踵大陸淪陷,政府播遷來臺,大批親友來台投靠,食宿全仰之母親,返回大陸的念頭也為之暫熄。

先父奉令調掌台北縣立頭城中學(今屬宜蘭縣),而母親奉派板橋中學,並利用午間受邀指導縣府員工國語會話,夜間則教授由地方士紳組成之靜觀國語補習班之國語會話。母親除教書外又需照顧兩名幼兒,遂請調頭城中學,可免先父兩地之奔波。民國三十六年,宜蘭設縣,先父奉令調掌宜蘭縣立羅東初中校長,並兼代宜蘭縣立頭城初中(原屬臺北縣)校長,也因工作繁鉅,埋下日後無法挽救之病根。民國三十七年,為減輕兩校、家庭三地奔波之辛勞,遂請調羅東中學服務,並致力籌設羅東高中,先父熱衷教育,積極公益,體力過度透支,遂臥病不起。幸值宜蘭縣長盧讚祥先生之惜才,體恤先父英年卻罹重病,妻少子幼,家庭負擔沉重,而中學校務繁重,小學較為單純,乃改派先父任三星國小校長,以利其安心靜養,而母親亦隨之轉任三星初中任教。為更便於兼顧家庭與教學,也請調三星國小。然先父終因積勞過深,多疾併發,醫藥罔效,於民國四十三年七月三十一日病逝宜蘭醫院。

母親為全心培育我們子女四人,且恐觸景傷情,謝絕友朋之熱心關懷,矢志奉獻山地教育及全心培育我們四名子女,乃請調宜蘭縣大同鄉寒溪國民小學大元分校,民國四十三年八月中旬舉家遷居海拔千餘公尺的大元山上。在大元國小十三年,母親雖遺憾仍有未竟之心願,而謂「僅能以鐵肩擔教育,笑眼看兒童與同仁攜手奮戰,為山地兒童締造整潔健康、溫馨快樂之兒童搖籃,以四維八德為兒童之生活規範,立下他日為人行事之準則,能做個堂堂正正有用之人,庶幾為山地教育奉獻之典範。」但十三年大元國小的歲月,是母親最艱苦也最令她鏤心刻骨之一段路程,磨練出母親奠定其日後努力之方向,完成了她所期待之願景。

97年5月19日,大元國小的校友返鄉尋根,返回自民國62年因林業砍伐蕭條而撤校後的校址,同時取回原校址大元巷88號之門牌,鑲嵌在精美的紅絨盒內,於母親88歲生辰之日,呈現給母親,並出版了《雲的故鄉-遲延五十年的畢業紀念專刊》假福華文教會館宴會廳為其祝壽。二百多位校友濟濟於宴會廳,母親步出電梯,校友列隊鼓掌,簇擁而上,前來取鏡的中視新聞部記者高喊著讓開條道!讓開開條道的畫面,至今歷歷在目。

97年5月19日,大元國小的校友返鄉尋根,同時取回原校址大元巷88號之門牌,鑲嵌在精美的紅絨盒內,於母親88歲生辰之日,呈現給母親為其祝壽。

民國五十六年,大元國小校長任期屆滿,奉令調升仁類大隱國小校長,對外爭取經費,改建危險教室及廁所洗手台等衛生設備,並增建新教室兩間得以取消中低年級二部制,更以果木盆景美化綠化校園,植種適合校園土壤的桑葚,兼收果實,福利師生,以輔開源之收益,藉以增進學童土植或盆栽果木之知識及其培植方法,進而培養學童勞動服務,互助合作之美德,開果木美觀校園之先河,為宜蘭縣唯一果木扶疏,果香滿校園的國小。積極增設圖書室,除介紹新書,募集舊書,並爭取縣圖書巡迴車定時提供兒童借新書與家人共讀,以培養書香校園及書香社會,為培養民主自治的正確觀念與開會秩序,為民主自治播種,而實施兒童自治村活動,增進兒童地方自治知識。掌校期間每位同仁,公而忘私,犧牲奉獻,凝聚為一堅強之革命情操。服務大隱十載,學生家長為感念母親,特贈涼亭一座,除用增校園景觀,更以誌念母親治校之功。

民國六十六年調升智類的礁溪國民小學校長,母親深知環境之良窳,關係人的一生,尤其是對人格發展快速可塑期之兒童尤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母三遷,里仁為美,古之明鑑。而書香能變化氣質,昻揚志氣,創造光明美好之人生。但在校園大、學區廣、財源少、人員多之學校,如何能適人適才適分的分工合作推動校務,誠非易事。然母親深信以「誠以律己,仁以待人,中以處事,行以成業」的精神,勇往直前,必能渡過「過渡時期」而撥雲見日。遂自羅東中興紙廠募得具耐摔、耐用盛原料之塑膠桶大小四十餘,彩繪上標語、插畫,遍置校園通行之處,除方便使用,尚可藉以培養兒童不亂拋棄物之好習慣,更添美觀。粉刷校舍,維護校園整潔,經費來自於協助協天廟舉辦宗教文物及礁溪地方士紳所珍藏之歷代中華文物聯合展覽所獲之補助款,又得自縣政府提供之松柏喬木,廣植校園內外,鄉公所供給之杜鵑花,分植於校園斜坡路之兩旁,且全由高年級師生合力完成。各大型花圃苗木,亦均由各班參加美化校園競賽師生克難完成。爭取到政府補助與地方捐獻之配合款,完成新建可容納兩千人之大禮堂,有二樓看台及放影準備室,並設有地下小舞台兼更衣室浴室等硬體設備,而座椅、桌子以及舞台需用之大布幕、燈光和各項球類等軟體設備,皆來自地方之捐獻,禮堂落成後,除供晴雨兩用之活動場地,也提供社區婦女及士紳們舞蹈、練球等健身之活動場地,更為鄉公所及地方各大型活動之不二場地,開啟學校與社區合作之先例,為大家所稱揚。地方出錢出力,建設學校,熱心感人。全校師生及學生家長,同心合力建校之奉獻,尤令母親感佩。自助人助為母親堅守不移之治事定律,由此可鑑。

礁溪國小的十年,於安定中求進步,在競爭中求發展,建立理想中井然有序、清潔健康活潑快樂之兒童樂園,樹立勤奮和諧充滿書香溫馨民主風範之校園,實現母親所追求之治校理念,是母親四十餘年職場生涯之最後一站,也是母親在此畫上了職場之句點。張張之嘉獎令,所獲年終專案考績,不有「先事」之勞,豈待「後得」之樂?苟非「與人」、「為人」之付出,何得「愈多」、「愈有」之成果?母親所就,如農夫之深耕易耨而得歲物之豐成,豈偶然哉?實至名歸之殊榮,母親當之而無愧。當其屆齡退休,受全校老師及地方家長仕紳之簇擁,身披彩帶的母親,意氣昂揚遊行礁溪街道,居民夾道歡呼,鞭炮聲不絕於耳,尤有租賃多輛遊覽車,列隊街上,自礁溪一路送行母親至台北,台灣教育史上未之嘗聞,於今宜蘭民眾仍津津樂道,傳為美談。

綜母親一生,化育多士,忠黨愛國,負責盡職,廉介不苟。秉持「誠以律己,仁以待人,中以處事,行以成業」之精神,用耐性對抗挫敗,以堅持克服困難,其執著不變之治事定律所樹立之風範,已為眾所共仰。母親!最令兒引以為傲的母親!美好的仗,您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您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您已經持守了,有關您對台灣山地教育的奉獻,已由中國電視公司MIT台灣誌節目拍成專輯,當可流芳後世。

我們兄弟姊妹四人,亦無忝所生,孫輩亦皆卓然有成,相信桐枝必能衍慶。母親信奉天主,兒想此刻已然安息主懷,誠可以無憾矣。

 

不肖  繼煒 繼焯

仲敖 季敖  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