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我的母親

── 李有權校長長女  司仲敖 ──

 

揮不去的是記憶;放不下的是情感;拎不起的是失落。從母親二月十五日住院,至二月二十一日轉加護病房,我絕對相信母親的毅力,感受到她傳來一陣陣生命的搏動,激烈地在膨脹,那是一種壓抑不住的頑強——它穿越岩層般的束縛。但三月九日在加護病房,看著她身邊的冷冰機器,我卻只能這樣呆傻靜默的看著事件重覆。重覆的事件在於抓住不重覆的生命,但母親的生命卻不能重覆,由「有」至無。生是一個車站,進來了,出去了。人生沒有如果,只有後果和結果,只有春種一粒粟,才能秋收萬顆子。人生有春、夏、秋、冬四季,四季能輪回,但生命卻不會重來。有些事,不管你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於心底的記憶。林語堂曾說過:「人生在世,幼時認為什麼都不懂,大學時認為什麼都懂,畢業後才知道什麼都不懂,中年又認為什麼都懂,到晚年才覺悟一切都不懂。」生命如螺旋,事件周而復始,意義卻不同。濯足長流,已非前水。行止之際,已非故我。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心碎了,還得自己動手把它粘起來。母親,她在風霜雪雨的嚴寒中,用無邊的忍耐,孕育了我,她教會了我「忍耐」和「執中」,如果說想念是一根繩,無論何時何地,緊緊拴住我和她的生命。

滄海難為水  日夕不知饑

從小我在母親的眼中是兄弟姊妹四人中她最信賴的,由於長姐如母,所以從小我就「姊代母職」肩負起母親公忙無暇兼顧的家中大小事,尤其先父因病調職三星國小休養的那段日子,小妹才出生,校長宿舍就在校園內,母親也隨之從三星中學請調三星國小,為的是照顧先父及哺乳小妹方便,每次下課時間母親總是急奔回宿舍,為著哺乳小妹,及牽掛的先父,而我也懂事的從沒和班上同學在下課時間去盪鞦韆或溜滑梯,因為我也要跑回家幫先父倒水或在床邊等候吩咐。午餐時間我和哥哥回家吃飯,傭人就得去找在操場玩耍的弟弟,而母親一頭就鑽進廚房為先父親手另外烹調,因為母親說家裡幫傭做的不合先父的口味,加了愛心的口味,當然不同。做好了餐點,接著就在先父榻邊服伺先父吃飯,看著先父用餐,一邊哺乳小妹。因先父沒胃口,總聽母親輕聲細語想盡辦法的勸先父多吃些,而我始終不知道母親她是在甚麼時間用午餐?因為我們離開家去上課時,母親還在先父病榻前。當先父病重住進宜蘭醫院,母親只好要哥哥請假照顧,而她只能在下課後急忙從三星趕到宜蘭,母親總是搭公路局末班車回來,而我在家留守照顧弟妹,母親因為體恤幫傭,總是要幫傭做好晚餐就回家。

民國四十三年,先父辭世,母親精神上的打擊,心靈上的創傷,帶著十歲的哥哥,八歲的我,六歲的弟弟,和剛會走路的兩歲妹妹,揮別了傷心地—三星,請調遠蟄座落在海拔千餘公尺高且交通不便的大元山大元國小,為的是避走俗塵的誘脅,及對先父「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情思,更重要的是背負教養我們四名子女的責任。當一切都已失去,只有希望依然存在,希望是母親生活的動力,生命的活水,我們四人是母親的希望,更是她希望的支柱。

時間的長河永不休止,空間的事物無時不在變化,如何以有涯之生命去充實安排那無限的空間,如何以生存去持續開展那永不休止的時間,母親的精神意志力,是她克服危險和困難,也是支持她工作的專精和成功的資藉。靠著夜以繼日的全心工作,用有限的精力去充實安排那無限的空間,使悲傷能暫時的擱置。

  記得從三星坐上運木材的大卡車,將妹妹圍在中間,深怕轉彎時會被摔出車外,顛簸加日曬,好不容易到山腳下,以為到了目的地,不料卻又得換乘兩次索道,接著改乘蹦蹦車,抵達時已是過午,氣溫驟降,忽然有「饑寒交迫」的感覺,母親把我們四人安頓在林場的宿舍後,餓著肚子即到學校報到。從先父辭世後,幾乎沒看過母親坐在餐桌好好吃上一頓飯,總是將盤中僅剩的菜湯倒在碗中,加進鍋中的剩飯囫圇下肚,我們四人當時竟不知為母親留出菜餚,而母親也從不說我們,每憶及此,令我又愧又痛,只能嚥淚。流年它帶走了人間的憾恨,我有甚麼方法可使年光倒流。

  人生的禍福是難以捉摸的,每一個人在其生命歷程中都嘗試過失敗,也爭取過成功,不過有的人失敗了倒下去,有的人失敗了卻站起來。有的人成功後不再奮鬥,有的人卻永遠奮鬥不懈。母親就是永遠奮鬥不懈,深信「嚴冬過去就是春天,春天是屬於懷抱希望的人」。常常在我們兄妹四人抱怨這,抱怨那時,母親就告訴我們:「學問事業應進一步著想,物質生活上則必須作退一步著想,在生活享受上,老望著前面騎馬的人,而不回頭看看推車的,那麼精神心理的感受,將永遠是痛苦的。」的確,窮人簞食瓢飲有他的樂趣,富人高樓大廈何嘗沒有他的苦惱?貧賤是苦境,能善處者自樂,富貴是樂境,不善處者更苦,時至今日,終於能體會蘇東坡「無事以當貴,早寢以當富,安步以當車,晚食以當肉。」的瀟洒,更佩服母親堅強奮鬥又樂天知命的人生觀。當然先父留給她四個永遠的希望,更是她努力不懈的動力。

鋒從磨礪出  香自苦寒來

初見到大元國小,除了一排教室,校園光禿禿的,母親取一塊高約兩尺,寬約五尺的厚木板,臨摹蔣中正總統所題「禮義廉恥」四字作為校訓,高懸辦公室的門楣。用鋸木廠鋸剩下的廢料,鋸成八個大小一尺見方,在上書寫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懸掛在校舍的正面,長廊木柱則製作標語,諸如「有恆為成功之本」,「助人為快樂之本」等青年守則。之後,利用美勞課,教學生將校訓、標語雕刻後塗上白漆,凹凸有緻,立體醒目,並雕刻一些花卉、動物圖案及民族英雄畫像的木雕板,並書有簡介,既可妝飾教室的牆面,又藉達「見賢思齊」的教育目的,頓時校園著了新裝。長廊的牆上設有公佈欄,是在黑板外沿,以白漆畫上框線,內分一週新聞、錯字訂正、小常識、校聞共四欄,由高年級輪值生填寫,我最愛小常識欄,從那裡得到許多新知,也為了填寫此欄,必須到處翻閱各種新書。每遇節慶、紀念日而出刊的壁報,是學生投稿習作的園地,也是學生才情表現處,記憶中壁報的刊頭,幾乎是由陳東元包辦,舍弟每也搶著繪製。而利用筆筒樹(即蛇木)的樹幹,雕挖成的花盆,種上山上的野生蘭花,這些蘭花每是舍弟領著一些小朋友課餘溜去後山、前山及溪澗遊玩時尋摘來,舍弟也知未經師長同意,擅自溜去玩耍的後果,就想以此邀功贖罪,但還是免不了挨板,理由是擅自作主,沒有老師在旁,「太危險」。每當花開時發出陣陣清香,大大小小的蘭花盆景,也成了饋贈來訪嘉賓的最佳禮品,舍弟更因此而心中每有不平。

  直通校園的校路,師生合力將陡直險坡改築成彎曲的緩坡,路口以兩根直徑一尺多粗的檜木原木,上橫一塊厚木板,架起大元國民學校的大門,左右側各豎了近一人高的八個大字木牌,右側寫著「高興上學」,左側寫著「快樂回家」,皆出自母親的手。猶記得母親先寫在舊報紙上,然後剪下貼在木板上,描繪後再雕刻,最後上漆才大功告成。至今照片中「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民學校」、「宜蘭縣太平鄉大元國民學校」、「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民小學」的校門,皆紀錄了大元國民小學的沿革,也呈現了臺灣國民教育史,更留下了母親的墨寶。當時那些字都是母親用蘆荻草桿裹以破舊的內汗衣自製而成的大毛筆所書寫的,直可媲美歐陽修母親的畫荻智慧和克難,她顛覆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定律。

  颱風吹翻的屋頂鐵片,經母親巧手剪成的獅子、老虎、長頸鹿等各式各樣彩繪後的動物,或坐臥在草叢中,或站立在大樹下,或緊貼在岩壁邊,栩栩如生,各具姿態,妝點彎曲緩坡的校路,成了靜態的動物園,常是學生下課時最愛的去處,這條別具特色的校路及學習生活化的校園遂成為大元山觀光景點之一。勞動服務課常是搬石塊築坡坎,擴大操場的範圍,留下了圖片中學生搬石塊的場景。坡坎邊以繪成的地圖木牌和木籬,間隔錯落成既可美化又具教學功能的操場邊界,有行省分明的中華民國全圖、縣市清楚的臺灣省全圖、鄉鎮詳盡的宜蘭縣全圖,使學生在遊戲活動中學習。操場盡頭的沙坑,是學生勞動服務挖出的成果,跳高架是師生合力創製的傑作,翹翹板、單雙槓的鐵架,是四公里的鐵工廠送給學校的,翹翹板上的長板及鞦韆框架,是母親去鋸木廠要的唯一不是廢料的木板。翹翹板上的長木,每每翹幾下就移位,得重新放置。鞦韆框架則是家長自動幫忙安裝上,學校的經費有限,幸賴林場及家長視校為一家,提供材料人力,加上母親的無私治校也感動了他們,使學生有了雖簡易卻不失功能的運動遊戲器材。

為了減輕家長負擔,補充師生的饍食營養,增進師生的福利,母親奔走各方,爭取支援購置午餐設備而申請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補助學生的營養午餐,奶油、奶粉、麵粉、長壽麥等物資長期不斷地供給。為了改善住宿生的伙食,開墾荒地成菜圃,分組種菜比賽,也成了自然課認識青菜、美術課寫生、住校生部分蔬菜來源的多功能性菜圃,同時又養兎子、鴨子,成了住宿生的肉食來源之一。用飼養的兔肉及以煙酒鹽等生活日用品向原住民換來的鹿肉、山豬肉做成的包子,是放假留校住宿生的最愛。老師學生一起動手,母親總是有耐心的教小朋友如何揑荷葉邊,如何使餡汁不溢出,雖然包子七大八小,但師生和樂,親如一家,是現今學校絕無法見到的。等到鴨子成熟,宰殺後用油豆腐、紅蘿蔔、馬鈴薯一起紅燒,是住宿生最奢侈的加菜,鴨毛則洗淨曬乾後,教女生做鍵子。因母親就讀北平(今稱北京)私立輔仁大學,是天主教徒,所以每出差到羅東開會,趁望彌撒之便,定從教會帶回脫脂奶粉、牛油、砂糖、衣服等物,成了住宿生伙食改善的營養品,衣服補充的重要來源。但衣服得加修改,又成了母親挑燈下的苦活,母親未學過裁縫,只見她將舊報紙鋪在地板上一一試剪,再把從羅東北城天主堂得到的美援衣服拆卸後,將剪成的舊報紙紙樣放在拆卸後的衣服上,深怕剪壞,定先別上大頭針固定後再裁剪,裁剪後得用手縫,為了更有效率,向大同鄉公所要了兩台報廢的縫紉機,從此答答的老爺縫紉機聲,常是靜謐夜空伴我入眠的催眠曲。也因此今日終於能體會唐代詩人王籍的<入若耶溪>「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的詩作。詩中的蟬噪聲愈大,鳥鳴聲愈高,愈能顯示出山林的幽靜。對幽靜、寧靜的感受,要借助於某種條件,才能感受得具體深刻,這種動中見靜,動靜轉化的藝術辯證法,對我日後的教學頗有助益。

修改衣服剩下的碎布則縫製成布偶、洋娃娃、香包及掌中丟擲耍玩的沙袋,住宿生所繳的成綑木柴,取下綑木柴的鐵箍,整理成滾輪圈,再製作滾鐵圈的把兒,都成了大家的玩具,樂器除了風琴、大小鼓、鈸外,也用砍來的竹子挖孔做蕭笛,凡可就地取材的,母親幾無放過。在大學學經濟的母親,不知此些本領是每夜看書研究所得?抑或天生異稟?要不就是無師自通,否則就是所謂時勢造英雄了。

有年暑假,學校來了一批藝文界的畫家、作家,母親以校為家,正在辦公室教一位小朋友注音,因他老是「ㄣ、ㄥ」不分,「ㄓ、ㄗ」不辨,利用暑假留校學習。他們非常敬佩母親的辦學精神,推梁中銘先生畫了幅雙猴圖,彭歌先生落款,其內容為「明末大儒楊椒山(即楊繼盛)先生有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一聯為此傳誦。李有權校長主持大元國民學校,以笑眼看兒童,鐵肩任教育自勵,敬佩之餘,推中銘老兄寫此以誌敬,厚安彭歌」,送給母親以表敬佩,畫作上有彭歌、墨人、林海音、聶華苓、何凡、蘇雪林、郭衣洞(即柏楊)等二十五位藝文界的畫、作家親筆簽名,至今此畫已逾 六十載,其中多人已作古。

雙猴圖

該圖是有年暑假,學校來了一批藝文界的畫家、作家,感於李有權校長以校為家。他們非常敬佩校長的辦學精神,推梁中銘先生畫了幅雙猴圖,彭歌先生落款,其內容為「明末大儒楊椒山(即楊繼盛)先生有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一聯為此傳誦。李有權校長主持大元國民學校,以笑眼看兒童,鐵肩任教育自勵,敬佩之餘,推中銘老兄寫此以誌敬,厚安彭歌」,送給李有權校長以表敬佩,畫作上有彭歌、墨人、林海音、聶華苓、何凡、蘇雪林、郭衣洞(即柏楊)等二十五位藝文界的畫、作家親筆簽名,至今此畫已逾 六十載,其中多人已作古。
 

一心懸兩端  披星戴月歸

山上的日子規律而單調,晚上九點就熄燈,可是母親總是熄燈後在微弱的電石燈下,時而把卷沉思,時而振筆疾書,從不知她幾點就寢,每當我們兄弟姊妹四人早上起床,早飯已在桌上,桌上每留有字條,寫著交待我們今天的事,而我們到學校朝會升旗時才能看到她。

  母親的公而忘私,常使我們兄弟姊妹四人最羨慕住宿生,因母親半夜總要手提電石燈或持手電筒去宿舍巡房,有時抱回生病發燒的小朋友,為他(她)量體溫,餵他(她)喝水、吃藥,因為醫務室的助產士趙學志小姐,大家都稱呼她為「趙阿姨」,就住我家隔壁,母親只要敲敲壁板,趙阿姨就知道又是我們或學生生病有事,她常怪母親不要命,自己的孩子已夠要照料的了,「學生的事,妳不管,別人就不能管嗎?」母親從不應嘴,以忍耐換得她邊發牢騷,但也一定邊幫忙照護,而我們也常在睡夢中被趙阿姨的寧波口音驚醒,幾成定律。有時舍妹醒來看不到母親,嚎啕大哭,所以晚上睡覺時常揪著母親的頭髮入睡,十足的沒安全感,常常嚷著要當住宿生。雖然我深知母親絕對是我們的母親,但心裡仍不是滋味。尤其刮大颱風的夜堙A更要去巡房,因屋頂鐵皮一吹翻,屋外大雨屋內小雨,得協助值宿老師集中小朋友到無漏雨處,或疏散到中山堂,而我們害怕得只得躲在日式住家的大壁櫥內,聽著外面咻咻的風吼,棍木鐵皮的落地聲,時而劃過帶似火光的閃電,舍弟口中總會唸著改自國語課本「爸爸捕魚去」的課文道:「天這麼黑,風這麼大,媽媽巡視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颱風掀走了屋頂,衣服被子全浸泡了雨水,躲在大壁櫥中,蜷曲在身下的墊被,只要身子一動,被子就冒出一股冰冷的水流。

颱風後就得用大鋁盆抬著浸過水的衣物到距食堂三百多公尺處的山窪,利用自然形成的溪澗水清洗,順便提水回家,因為引接山泉水的水管被吹毀,一時尚無法修復。所幸老天眷顧,幾乎颱風走後天就放晴,屋外樹上、石上、籬笆、接山泉水的水管等處,凡可曬物處全都曬滿了,麵粉溼了煮成麵疙瘩,或加些發粉直接攤在鍋上烤成發麵餅(因為沒有乾麵粉會沾手),米濕了煮成飯,一連幾天就得吃炒飯、麵疙瘩湯,發麵餅較能放久最後吃,這種日子要到交通修復才能恢復正常。靠山吃山,傍水吃水,颱風後,木耳、香菇是老天爺對山中子民的補償,忙完災後的重整,就是大家去採摘的唯一「快樂時光」。如果說颱風帶給我們唯一的好處就屬此了。
  弟弟的功課極好,但聰明調皮,有一年,正逢員山分校成立,先父執友王述之伯伯出掌校長,母親為恐分心校務,又擔心舍弟疏於照拂,將其送該校就讀,得便由王伯伯就近隨時看管。時值暑假,母親帶著弟弟及學生黃阿清到羅東參加中學第二次招生,也是為了參加「鄉民代表會」爭取棉被經費改善寄宿生之寢具,我和哥哥放假在家,遇到強烈颱風,山路斷絕,電訊不通,母親牽掛學校及暑期留校輔導的住宿生,又心繫我們兄妹三人,從一大清早,風漸息雨未止,颱風警報尚未解除,就帶著弟弟及黃阿清,從廣興徒步經寒溪至古魯遇山洪,端賴學生家長,身上綁著繩索背渡湍急的溪水,攀越兩個索道山谷,再沿蹦蹦車道而行,有的橋樑被山崩的滾石折斷,母親及黃阿清、弟弟三人,走在搖晃的枕木上,為免翻落山崖,手牽手緩緩蟹行,山洞已崩塌無法穿越,只得從崩塌的洞頂攀爬,抵家已是午夜時分,母親敲著廚房的後門,大喊開門,我和哥哥妹妹三人,在疲累饑餓中驚醒,惺忪中擔心是虎姑婆或大野狼的變身,不敢開門,等看到了母親,三人抱著母親嚎啕大哭,母親放下手中用姑婆芋葉包著一塊塗抹了鹽巴的豬肉,咕嚕咕嚕牛飲了大半壺的水,已顧不得壺中是開水混雜著屋漏水,她找來藥箱,因藥棉已泡過雨水無法使用,只見母親拿起碘酒瓶往雙腳倒,這時我才發現母親雙腳都磨破了皮淌著血,她對學校的責任感及對兒女的牽掛,而忘卻了疼痛,令我一陣鼻酸,覺得「姊代母職」應是我孝順她,減輕母親牽掛,分勞解憂的唯一辦法。母親雙腿膝蓋的磨損,使得今日不得不裝置人工膝關節,皆是當年過度使用所致。但當時即使了解,然迫於環境,又能奈何!不由得使我羨慕起黃巢<菊花>詩作中「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的青帝,當時我若能為青帝,母親也可以不用受此磨難。慶幸的是弟弟也沒辜負母親的苦心,畢業後考上臺北師大附中,給了母親很大的安慰。

假日時,母親除了要洗一星期來堆積如山的換洗衣物,還會撥時間用脫脂奶粉、牛油、砂糖及少許酵母粉做餅乾,有時放兩個雞蛋,切成菱形,放在大鍋中以小火烘烤,烤得兩面淡黃,酥脆而帶奶蛋香,成為獎勵住宿生和我們兄妹四人的零食,每位學生吃在口中,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畫面,至今仍清晰如在眼前。烘烤工作成為我的專利,我也很樂意做,因為我可以無條件的先品嚐。

  學校督學來訪,就是我得犧牲課業回家煮飯、洗菜、切菜先作準備。因為沒有電鍋,真正是名副其實的「燒飯」,費力耗時,並得隨侍在側。首先要劈柴生火,繼之米下鍋後,得先以大火煮至滾沸,為防飯湯溢出澆熄灶火,得手持鍋蓋,依沸騰狀況而微張其大小,鍋蓋不能全掀開,否則米飯不香Q,至水分快收乾,就得撤掉些柴火,蓋緊蓋鍋以微火再悶,直至發出焦香味才算大功告成,然後整鍋端起放在灶檯後保溫,而鍋底也會結一層鍋巴,盛完飯後,鏟出鍋巴,洒上白糖及芝麻,成了飯後最美味的甜點。這得憑經驗,過則燒焦,不及則米飯不Q,母親總是在人前誇我乖,會煮飯,用這頂高帽戴得煮飯成了我的工作,直至小學畢業。如今代之以電鍋、電子鍋,也少了燒飯的附屬品—鍋巴,「甜蜜的辛苦」至今仍令我懷念不已。當然,除了煮飯,在母親身旁遞油、鹽、醬、醋,端盤碗,更是前面準備工作的延伸,也因此學會燒了一手受誇的好菜,母親常說「多學習,吃虧就是佔便宜」,真是言近而旨遠啊。

記得有一次縣政府洪督學等來校視察,母親中午趕回來燒菜,將炸過春卷的一鍋熱油放在腳邊,轉身一腳踢翻整鍋油,澆在右腳上,立刻成紅赭色,但仍繼續燒完了菜才用涼水沖,又用涼油浸泡,仍免不了起泡潰爛發炎,右腳背上的烙印久久才漸褪去。母親的忍功是我佩服並永遠不會忘的。

家媥i的雞鴨,除了雞鴨蛋,幾乎都祭了賓客的五臟廟,年節時,母親也趁機請請平日幫忙學校的林務局工作站的人員,以及單身的老師。有一年過年,做香酥鴨,將煮熟的鴨子從湯鍋中撈起,塗抹上蜂蜜,放入滾沸的油中炸,當鴨子一入油鍋,立刻熱油四濺,濺得母親滿臉及雙手,我在旁也遭波及,母親要我趕快用濕毛巾冷敷,唯恐宴客中掃興,她則繼續完成未完成的菜並上桌招呼賓客。沒幾分鐘,母親成了大花臉,當賓客盡興而歸,輪到我們上桌,只剩下盤中少肉多骨及賓客口下留情的殘餚,母親仍未去處理燙傷的臉手,知道我們又會抱怨,沒等我們抱怨,母親就先安撫我們說:「受人點滴不能湧泉以報,至少請頓飯以表誠意,好東西請人吃,這是應有的待客之道」。直至今日,凡是提起母親的人,總是對她的誠懇待客,熱忱助人,稱讚感激,我們深感榮焉,但這豈是當時的我們所能瞭解的?

  最令我們感到比學校小朋友幸福的是每次母親下山出差回來,定會買小學生、淘氣的阿丹、小學生漫畫書等刊物,及小紅帽、七個小矮人、魔豆等童話故事書,我們四人可以享有第一手閱讀,然後再送到學校給小朋友閱讀,同學們排序等候投以羨慕的眼神,那種幸福滿足的優越感,早把母親下山出差丟下我們後的孤單無助拋到九霄雲外,母親也不忘提醒我們:「要懂得珍惜,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要我們快快看完,送到學校,不要讓小朋友等太久。所有的書只要一出家門就成了校書,我們想再看也得依序等候,一切依照學校借閱的規定。弟弟心有不甘,常在書後偷偷寫上「×××的書」,寫歸寫,只是乾過癮。母親常說:「書是供人看的,不是擁有拿來裝飾的。」至今朋友或學生來借書,我定毫不吝嗇,儘管古人每有:「借人書是痴,還人書更痴。」的警語,但我還是「雖不還仍屢借」,這是母親的的訓言,永遠鐫刻心底的履踐。

人勤地生寶  藝在苦中練

民國56年,服務大元校長任期屆滿,奉令調升仁類大隱國小校長,離開多年慘澹經營的大元國小。大元國小的這十三年,雖然母親每以遺憾仍有未竟之心願,但她以鐵肩擔教育,笑眼看兒童與同仁攜手奮戰,為山地兒童締造整潔健康、溫馨快樂的兒童搖籃,以四維八德為兒童之生活規範,立下他日為人行事的準則,誠為山地教育奉獻之典範。十三年的大元國小山地教育,是母親最艱苦也最令她感動的一段路程,母親也自認以此踏出了穩實的一步,奠定了她努力的方向,完成了她日後所期待的願景。

民國56年,校長任期屆滿,奉令調升仁類大隱國小校長,大隱國小為宜蘭縣三星鄉大隱村典型農村的一所小學,全校只有十二班,約四百餘人,學生多為清寒勤奮的農民子弟,教職員共計十五位。初抵該校映入眼簾的是校園四周年久失修的斷垣頹壁,獨剩下油漆剝落的兩扇校門,在人力物力財源均極匱乏下,學校之發展受限可知,但在大元艱苦的歲月下所鍛鍊出的信心與毅力,母親堅信「德不孤,必有鄰」,掌握「誠以律己,仁以待人,中以處事,行以成業」的執著治校理念,不求急功,但務切實的勇往直前。尤以果木盆景美化綠化校園,植種適合校園土壤的桑葚,兼收果實,福利師生,以輔開源之收益,藉以增進學童土植或盆栽果木之知識及其培植方法,進而培養學童勞動服務,互助合作之美德,且開果木美觀校園之先河,為宜蘭縣唯一果木扶疏,果香滿校園之國小。學生家長,為感念母親在校服務,特贈涼亭一座,增添校園景觀及遊憩場所,嘉惠師生。做任何事情,沒有一定的經驗積累加上夙興夜寐不懈的努力,豈能贏得如此的殊榮?實至名歸,母親當之無愧。但大隱全體同仁,一心一德,全力配合,更使母親感念在心。

民國六十六年大隱國小校長任期屆滿,奉令調升位於全國聞名礁溪溫泉大忠村智類的礁溪國民小學校長。全校有四十三班及附設幼稚班兩班,教職員工六十二人,在宜蘭縣內之國小中算是十大之一,人材濟濟,藏龍臥虎。由於礁溪國小是母親四十餘年職場生涯的最後一站,也是母親在此畫上了職場的句點。在礁溪國小那十年,爭取到政府補助與地方捐獻之配合款,以有限之經費,完成新建機能完善可容納兩千人之大禮堂,除供晴雨兩用之活動場地,也提供社區婦女及士紳們舞蹈、練球等健身之活動場地,更為鄉公所及地方各大型活動之不二場地,開啟學校與社區合作之先例,為大家所稱揚。母親張張的嘉獎令,所獲年終專案考績,不有「先事」之勞,豈待「後得」之樂?苟非「與人」、「為人」之付出,何得「愈多」、「愈有」之成果?母親所就,如農夫之深耕易耨而得歲物之豐成,豈偶然哉?實至名歸之殊榮,母親當之而無愧。當其屆齡退休,受全校老師及地方家長仕紳之簇擁,身披彩帶的母親,意氣昂揚遊行礁溪街道,居民夾道歡呼,鞭炮聲不絕於耳,尤有租賃多輛遊覽車,列隊街上,自礁溪一路送行母親至台北,台灣教育史上未之嘗聞,於今宜蘭民眾仍津津樂道,傳為美談。而同仁們支持努力之成果,地方各級首長、民意代表、地方耆宿、士紳,以及家長會、協天廟對學校的支援,對母親的協助支持,更是留給母親美好的回憶。

垂誡仍鐫銘  服櫪萬里心

當我從大元國小畢業後,下山就讀中學,當時的女生希望進蘭陽女中,男生希望進宜蘭中學,母親卻要我考羅東中學,因為先父曾是該校的校長。初中畢業後我又想考蘭陽女中,而母親就說:「既然你成績好直升高中,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現在才懂得,那是母親對先父永不變心的一份堅貞執著的感情。

來台北就讀師大時,我的遠房親戚我稱他寧春爺爺,受母親之託照顧我,有一天特地打電話要母親來台北,他很嚴肅的告訴母親:「你女兒有許多人追求太危險了」,只見母親微笑著對他說:「我該感到高興與驕傲,這表示我的女兒優秀。」而且告訴我:「大學雖然課業重要,正常朋友的交往亦是不可少」,母親還為此要大哥教我跳舞,因為我不像母親在大學時溜冰、游泳、跳舞、騎車樣樣行,在那年代她是新時代女性的代表,而我卻是當時的老古板。當我取得碩士後要繼續攻博士,沒料到母親卻告訴我:「你要攻讀博士我不反對,但希望結了婚再繼續,因為女人的幸福在家庭,現在你擇偶的範圍廣,等你取得了博士,擇偶的範圍就窄了,哪有那麼多的博士供你選擇?」我聽話的結了婚,又重張旗鼓再提要攻讀博士,母親又說:「孩子是家庭的命脈」要我生了孩子後再去攻讀博士,我又聽話地生下老大,母親在我坐月子期間就又告訴我說:「一個孩子,如沒弟妹太孤單,趁還年輕再接再厲。」他又說:「一天二十四小時,帶一個小孩或兩個小孩都是二十四小時。」我又聽話地生下老二,雖然當時感到這真是濃縮的艱苦,但現在回想起來,母親給了我我從未能想到過的作法,讓我日後順利的取得博士,而孩子也快樂的成長。我不會忘了母親您所說的:「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塵世間一顆小小的沙礫,自有沙礫的世界;生命中一朵小小的鮮花,自有鮮花的天空。熱愛生活的人,會在沙的世界裡,會在花的眼光中,看到自己看到世界。」

我最聽母親的話,因為在生活面前我還是孩子,其實在母親羽翼下我從未長大,母親您的智慧使我人生的路上一路順遂地越過各個關卡,您的人生哲學常在耳畔縈繞,更是我生活工作上隨時的良方。當我工作煩累時您就告訴我:「沒有崎嶇坎坷不叫攀登,沒有痛苦煩惱不叫人生。人之所以會心累,就是常常徘徊在堅持和放棄之間,舉棋不定。時間不一定能證明許多東西,但一定會讓你看透許多東西。會有人說你好,也會有人說你不好,無須看別人的眼神,不必一味討好別人,那樣才會使自己活得更自在。做人做事只要問心無愧,就不必執著於他人的評判。當有人對你施以不敬的言語,不要在意,更不要因此而起煩惱,因為那些言語改變不了事實,卻可能會攪亂你的心,心如果亂了,一切就都亂了。寬恕他不是放他一馬,是為了自己。」當我竭盡全力地向前衝,您就提醒我:「凡事當有度,做人要知足,追求完滿的人生是好的,但在通往前行的路上,別忘了帶著知足的心!行事要平凡,但不平庸;要大膽,但不大意;要敢說,但不空說;要多思,但不亂思;要大幹,但不蠻幹;要謙讓,但不遷就;要虛心,但不虛榮;要勇敢,但不蠻橫。處順境愈宜靜;處逆境愈宜忍;處至急之事愈宜緩; 處至大之事愈宜平。」尤其告誡我:「權力是暫時的;財產是後人的;健康是自己的。」我會注意我的身體的,您的每句話,我都刻印在心裡。

一番寒徹骨  梅花撲鼻香

「自古雄才多磨難,從來紈袴少偉男。」苦難可以磨煉人的意志並造就高尚的人格魅力。司馬遷《報任安書》中:「古者富貴而名摩滅,不可勝記,唯倜儻非常之人稱焉。蓋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底賢聖發憤之所為作也。」古之聖賢者,皆是累經磨難、在逆境中經受千錘百煉之人,他們堅韌的意志與自強不息的生命力,使他們創造出了生命的奇蹟。母親在苦難中堅定自己的修行,磨礪出堅強之意志和百折不撓之品格。劉禹錫的〈浪淘沙〉詩:「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正是母親堅持到底得到真金的人生。價格可以用錢來加以評定,而價值就不是錢可以估量的了,就人生的意義而論,應該是只有價值的高低,絕不可能有價格的多寡,母親的幾十年的奉獻,見證了臺灣山地國民教育史,她「實處著腳,穩處下活」,就像落花生,在平凡堥ㄥ祟_,在渺小中有偉大。母親以光風霽月的襟懷,顯示喬嶽泰山的氣概,雖然我們從小失去了父親,但母親的「身兼父職」,隱忍自己的辛勞及苦楚,給了我們兄弟姊妹四人滿滿的愛,使我們兄弟姊妹四人從沒羨慕別人有父親,「您」是我們兒女心目中最偉大的母親。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愛,不是恨,而是摯愛的親人離我們遠去,今日您的身軀已然離我們遠去,但形體的距離不代表心靈的距離。母親名字諱「有權」,她為自己命字曰「執中」,她告訴我先外祖為其命名「有權」,命意乃出自《孟子•盡心上》:「子莫執中。執中為近之。執中無權,猶執一也。」「權, 稱錘也;所以稱物之輕重」,然「執中而無權,則膠於一定之中而不知變,是亦執一而已矣。」所以執中,而不知權變,就仍然是執守一偏之見。母親飽習四書五經,才能名、字相應,互為表裡的為自己命字。

美好的仗,您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您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您已經持守了,母親您可以安息了,但我還是要稟告您,我們真的很愛很愛您,您永遠與我們同在。
 

司仲敖與司繼焯在大元國小校園合影。